玛吉的故事
玛吉的故事

复杂的脊柱

一天,玛姬在俄亥俄州代顿市参观空军博物馆时,突然感到一阵剧痛。在她的一生中积累起来的多重力量——脊柱侧弯、关节炎、椎间盘突出和脊椎滑脱——突然达到了一个崩溃点。就像大坝在承受过大压力后崩塌,让水喷涌而出,玛吉的脊椎在慢性椎间盘疾病的压力下屈服,释放出洪水般的疼痛。

“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分娩,背部分娩,”玛吉回忆道。“我无法做什么来摆脱痛苦。”玛吉看了两年的止痛医生。但在那段时间结束的时候,由于她腿上的疼痛比背部的疼痛更严重,服用止痛药给她带来的更多的是恐慌,而不是安慰。她在服用多种药物,包括羟考酮和吗啡,以缓解疼痛。她说:“我想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,我就会死。”“我基本上是靠吃一颗又一颗药片过活的。我过着周末的生活,这样我就不用穿衣服,只可以躺在沙发上。”

玛姬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,这时她终于发现自己坐在了查尔斯·昆兹医生,四世他是梅菲尔德的一名专家,曾因进行复杂的脊柱重建手术而享誉全国,2015年意外去世。“我仔细研究了昆兹医生,意识到他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医生之一,”玛吉说。

昆兹医生研究了玛吉的扫描结果,见了她,告诉她他认为自己可以帮助她。“但是他没有答应,”玛吉说。“他说他有70%的可能帮助我。我并没有为此感到兴奋,但事实上,我的生活没有质量。”玛姬和昆兹医生都知道,她将面临一场折磨,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康复。

昆兹医生将复杂的脊柱手术分为两个部分进行。第一次手术后,玛吉在神经科学重症监护室休养了三天,第二次手术后又在医院呆了一周。

“我在医院里住了13天,”她回忆道。“我几乎不记得在重症监护室的事了。在我被调到另一个房间后,我开始每天走路。我腿上的疼痛马上就消失了,但手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疼痛,我回到家的时候仍然很疼。我回家后又嗑了两个月药。最后我完全戒掉了这些药物。”

玛吉完全按照她的康复指导去做术后三个月,她一直戴着背部支架,甚至连洗澡都用这个支架。如果她不得不在晚上起床,她的丈夫就会起来帮助她上厕所。她的首要任务是避免摔倒,以免影响恢复。“我还是担心我会摔倒,然后伤到我的背,”玛吉说。“我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走路还是有点困难。所以我非常小心,非常谨慎。我举不动超过50磅的东西。”

回想起来,玛吉恢复得比预期的要快。2到3个月后,她就恢复了在博物馆受伤前喜欢的活跃的日常活动,每周在健身房做几次有氧运动和轻微的上半身举重。

“我很高兴,”玛吉说。“我认为我的手术百分之百成功。没人以为我会回来,我却回来了。即使六年过去了,我也没有多少天不想起昆兹医生。他救了我的命。我吃了那么多止痛药,如果我继续走那条路,我想我不可能活到今天。我知道,如果不是昆兹医生,我就无法在这里帮助我的儿子和儿媳照顾他们非常特殊的儿子。”

玛吉偶尔会重读她的故事。每一次,她都说:“我很惊讶,这真的是我的故事。”

~辛迪·斯塔尔

>>vwin徳赢

希望故事免责声明-“玛吉的故事”是关于一个病人的医疗经验。请记住,因为每个病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每个病人对治疗的反应可能不同。结果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,并且可能因患者而异。


玛吉

“我再次成为梅菲尔德的病人,我知道我得到了最好的治疗。因为迈克尔·卡赫曼医生开的治疗处方,我避免了颈部手术,我甚至还在接受马克·奥兰多医生的髋关节疼痛治疗。”
~玛吉,2017年7月


点击查看大图

点击查看大图